无障碍浏览 | 网站支持IPv6
首页>新闻>本厅动态
【最美退役军人】孙超:边关一抹绿聊赠一枝春
日期:2020-12-23 11:01 来源:新疆退役军人 浏览次数:

孙超:边关一抹绿 聊赠一枝春

“缺氧不缺斗志,缺氧不缺干劲,缺氧不缺精神”。就是在这个被生物学家称为“生命禁区”、被地质学家称为“永冻层”的帕米尔高原上,民警孙超23年不改初心,创造出了“万仞冰峰,十亩江南”的绿色奇迹。

在边疆,有一种寂寞叫不想家!

高原给身体上带来的病痛、生活上带来的困难尚且可以忍受,但孤独寂寞对精神世界的压抑是难熬的。苦,是很多人对红其拉甫最直接的印象。但是到底有多苦,只有身为红其拉甫人,或者到过这里的人,才能真正懂得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。

对农村孩子孙超来说,他并不怕吃苦,但是红其拉甫的苦还是刷新了他对苦的认知。他只有一遍遍地告诫自己、鼓励自己,不能后退,不能畏惧。在孙超日记本的扉页上写着这么一段话,是他的座右铭,也是他内心最真实的写照——好高好高的达坂,好冷好冷的冰山,好远好远的边关,当兵当到了天边边。爱哭的算什么男子汉,腿软的别来这高原,最冷的地方站一站岗,最高的地方摸一摸天。

过去,对于高原官兵来说,能在茫茫雪色中看见一抹绿色,哪怕已经略显枯黄,已经算是最奢侈的精神享受了,更别说吃上新鲜的绿色蔬菜。那个时候,红其拉甫边检站还没有菜地,吃的菜全是从300公里以外的喀什市拉运过来。一路上损失残半,带绿色的蔬菜吃不了几天就断了,在断菜的时候,官兵们每天靠服用多种维生素药丸,来弥补身体所需。但对于整个身体的需求来说,这不过是杯水车薪。

能够吃上新鲜蔬菜,是所有官兵在帕米尔高原上最大的梦想。从那时起,孙超的心里就萌生了一个念头:我是个农村娃,别的不行,但我一定要让战友在这里见到绿色,吃上新鲜蔬菜。

1998年8月,为了解决吃菜难的问题,单位建起了塑料温室大棚。可是由谁来管理?谁来种植?怎么种植?这是摆在大家面前的一道现实难题。“我家来自农村,我会种菜,我也一定能种好菜!”21年过去了,孙超犹记得自己当时许下的豪言壮语,想来有着几分不知天高地厚,却也有着几分豪迈。

就这样,炊事员孙超义无反顾地挑起了红其拉甫边检站种植蔬菜的担子,这一干就是21年。

初授任务,孙超干劲十足,每天平整土地、松土施肥、改善土质,种上了土豆、白菜、萝卜易成活的“老三样”蔬菜。但一年下来,种下的白菜只开花不长叶子,胡萝卜硬得像木头,信心满满势在必得的他失败了。有老兵劝孙超,“人在高原活下来都不容易,更何况是植物,不行就别种了。”

“梦想的重量,支撑着我们在路上,流在血液里那固执的渴望,眼泪无声无息却又滚烫。”命运獠牙露出锋芒,而孙超,是属于那个绝不投降、立志绝地反击的人。

2000年,通过学习和培训,他才知道高原上土层薄、生长期短和极度严寒缺氧,不具备种养殖得天独厚的条件。于是,孙超和战友们从改良土壤开始,用铁锹、十字镐、小推车等简陋工具,挖走3万多立方米砂石,从30多公里外拉回1.9万多立方米土,从80多公里外拉回9500余立方米羊粪,并且对砂石地进行了平整和改良。高原戈壁上,他们挖石填土。几个月下来,大家手掌上都磨出了厚厚的老茧,脸上被紫外线揭走的新皮还没有长出来,又被太阳炙烤成了赤褐色,全是不均匀的斑块。有的战友,搬石头时指甲缝里被挤出了血;有的战友,扛土袋时肩膀被磨出了皮;有的战友,握镐头时间久了,十个指头无法伸直……但谁也不喊一声苦、叫一声累。孙超满怀希望地试种新蔬菜品种,可是希望越大、失望就越大。一年所有的努力与尝试,均以失败告终。第一次种植的西红柿、辣椒,只会开花不会结果,这个原以为“种瓜得瓜、种豆得豆”的农村少年,第一次对这句亘古流传的话产生了怀疑;第二次针对高原高寒和水分蒸发快的特点,他采用地膜覆盖等技术,绿油油的菜苗终于长出来了,但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风将大棚塑料刮得所剩无几,种植的秧苗在短短两个小时内全部被冻死。那一天,孙超蹲在乌黑的土地上,面对一颗颗枯萎的菜苗,想起战友们一起吃得苦、受得累,他哭了整整一个下午。

“一个连草都不长的地方,真的能种出菜吗?”一个20出头的少年,内心也曾一度动摇,孙超开始白天晚上都在苦苦追寻着答案。一年来,种菜没有大的收获,不少老兵也要退伍了。他们临别时流着泪水对孙超说:“兄弟,等红其拉甫种出菜了,一定寄张菜地的照片给我们,我们在遥远的家乡祝你早日成功!”

“从来没有哪种坚持会被辜负,如果有,那一定是坚持的还不够,努力的还不够!”孙超不相信自己做不到。面对战友的期许,他不服输的劲头愈加坚定。

一次不行就十次,十次不行就一百次,一百次不行就上千次。经过反复研究摸索,终于,孙超总结出了在高原种不好菜的经验原因和教训。

2001年,为了攻克幼苗成活率低这个难题,只有初中文化的孙超苦读了《反季节蔬菜栽培技术》《无土栽培技术》等一大批资料,累计学习资料50多册、写下了300余万字的心得体会。

听说喀什农科院有位高寒地区蔬菜种植专家,孙超就多次写信请教,一番诚意换来了满满收获。从那个时候起,他一头扎进温棚里就再也不想出来了......趴在地上测低温、量酸碱,经过100多次反复摸索、论证、实验,孙超终于总结出“棚中棚营养钵育苗移栽法”,大大提高了幼苗成活率,解决了高寒地区蔬菜种植的一个关键性技术问题。奇迹出现了,“高原上蔬菜只开花不结果”的难题终于破解了!望着在这冰峰戈壁上长出来的一抹绿,孙超像守着自己的孩子一样,兴奋得好几个夜晚没合眼。一茬菜种好了,他也瘦了十几斤。后来,通过利用新技术,孙超又从60余种蔬菜中挑出了30余种适宜高原种植的品种,并开始规模化种植。

从此,红其拉甫边检站彻底结束了多年来官兵吃不上新鲜蔬菜的历史。

2011年11月,孙超又利用供暖热水,修建起地暖温室大棚,又打破了高原冬季无法种植蔬菜的历史。

“不光要让战友们有菜吃,还要有肉吃!”已经年过30的孙超,给自己定下了新目标。

2013年,他和战友们自主设计了高原室内猪舍、鸡舍,解决了高原养猪、养鸡易发病的问题。在所有战友的共同努力下,如今红其拉甫边检站新鲜蔬菜的自给率达到80%以上,每年养鸡、养鸭、养鸽800余只,产蛋5000余公斤,养猪70余头,产肉7000余公斤,鲜蛋、猪肉自给率达到90%以上。种养殖基地也形成了规模,现在的红其拉甫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树木成荫、鸟语花香、瓜果累累,“万仞冰峰,十亩江南”成了贫瘠的帕米尔高原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孙超和战友们一起给菜园子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,叫作雪域江南苑。

种养殖是繁重的体力劳动,辛苦、单调、枯燥。每天在地里翻土、锄草、间苗、喷药和浇水,在鸡舍里喂食、收鸡蛋、掏鸡粪,在猪舍里清理猪粪。同时,开关大棚塑料膜用来通风和保温,天气变化无常时,一天还要拉、关三四次。在菜地里一身土,在鸡舍猪舍一身味,在大棚像蒸桑拿一身汗。长期在这种环境下劳动,孙超患上了腰肌劳损,经常浑身疲惫酸痛,疼痛难忍时就吃几粒止痛片缓解一下。这些年,满满的成就感和绿色的蔬菜仿佛掩盖了他的疼痛,他为红其拉甫倾注了满腔的心血。

孙超是一个创造了奇迹的人。在他这里,几代红其拉甫人“有绿色看、有绿色吃”的梦想终于成了现实。高原种植成功后,孙超带动少数民族群众转变观念,掀起种植热潮,助推地方经济发展。如今,整个帕米尔高原掀起了种植业的热潮。驻地提孜拉甫乡牧民艾米尔夏因长期在内地打工,收入不高,家里还有两个孩子,生活过得窘迫。孙超听说后,主动找到艾米尔夏,就如何建大棚、如何育苗、如何栽培、如何施肥等,对他精心进行指导。在孙超的带动下,艾米尔夏也种植起了大棚,还经营了牧家乐,生意红火。现在,艾米尔夏一家每年能创收50余万元,还盖了新房子,买了新车子,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2014年7月,中央电视台《乡村大世界》栏目走进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,讲述了艾米尔夏和孙超的故事。

“没有比人更高的山,没有比脚更长的路。”时光流沙,几近挫败,此时的孙超还是彼时那个纯粹的少年,也还是一如既往坚持着“当一个好兵、做有意义事情”的初衷,从17岁初来红其拉甫边检站时,没有绿色的帕米尔高原正在一点点改变。关于信仰,在孙超心里有了不一样的定义。虽然这么多年的风沙隽永,在帕米尔高原,让他的脸上多了一种叫做尘世沧桑的东西,但他的眼睛里永远透着希望和光,那是坚韧、是倔强、是热爱的光芒!

[责任编辑]

相关稿件

  • 主办: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退役军人事务厅办公室
  • 承办: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退役军人事务厅信息中心 | 联系电话:0991--3011022
  • 地址:乌鲁木齐市天山区碱泉一街780号 | 邮编:830000 | 网站地图
  • 网站标识码:6500000091 | 新ICP备:19000519号 |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1158号